Share on WhatsApp

我們每個人都渴望得到幸福,但幸福不是必然,而且很易折舊、溜走,必須付出相當多的努力去追求,去守護。

我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樣,相信幸福就是平凡,就是日常:和自己至愛親朋在一個安樂窩生活,談天說地,或靜靜地看一場戲,聽一首歌。

但活在今天的香港,這種小確幸也變得相當不容易。工作的包袱和壓力,一天比一天的重,但人浮於事,你不加倍努力,隨時被取代。丟了飯碗,便不是那麼容易找到更好的工作,代價重大:供樓(或交租)、生活費、子女學費、父母家用、保險費等等,各種壓力使人不敢停下來,香港的富裕並沒有為大多數人帶來更好的生活,帶來的卻是樓價最不能負擔、貧富最懸殊、孩童最不快樂。大家真的甘心?

過去幾年,從政制改革以至民生公義,香港人面對不少挫折,渡過了好多灰色幽暗的歲月。許多人選擇離開,不少人情願放棄,亦有人陷進了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深仇中,不曾自拔。站在這個紛亂的關頭,如果我們要問「香港可以往何處去」?其實我們也同事必須要回答,「我們自身又當往何處去」?

在艱難的歲月,我們是否甘心當個千斤擔子兩肩挑的小角色,被時代折騰磨蝕?「放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然而放棄理想之後,是否真的是海闊天空,仍然自由自我?說穿了,相信其實只是會失去更多。

我們可能失去說真話的自由;我們可能失去人人平等的權利;我們可能失去生活的尊嚴;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可能連認真做人的勇氣也同時失去。

時代變奏,或許就是對我們是否有堅持信念的勇氣的一個重大考驗,沒有承擔重擔的堅持及勇氣,時代只會急速沉淪,我們的內在自我,也必然分崩離析。

我是一個擇善固執的人。所謂「擇善」,就是希望我們能夠放下去許多讓人灰心的負能量,不被仇恨所侵蝕。初心莫忘,我們是為了創造更理想的社會,推動社會公義而奮鬥,不是為了互相廝殺而存在。如何在風雨飄搖的時代,不被仇恨心所干擾,以致迷失方向,是所有抗爭者必須面對的自我修行。

希望我們心中仍是堅持善念,化為行動,去抵擋這些歷練。擇善堅持,重點在於「善」這一個字,善念若被扭曲,又如何可與人為善,創造以人為本的社會?故此在時代的風雨面前,我們當守住做人的「仁」去擇善,「勇」去堅持,才足以在這巨大的挑戰之前,有戰鬥下去的能量。

我明白,我們再努力,亦未必有辦法為香港帶來根本的變革,但我相信,堅持下去,才有改變的可能。我也是基於這個信念,跌倒了,便爬起來再拼過。

我希望,所有為香港好的人,都和我一樣,擇善堅持,守護平凡的幸福。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