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小麗前言

 

回顧 2017,好多事都好沉重。2018、19 年,我們應對民主運動抱持甚麼態度,有哪些關口要守住?今年度最後一次街頭論壇,我們請來戴耀廷教授、今年東北案十三子之一的社民連黃浩銘,與我們分享一下。

後日就是元旦遊行,最近有意見認為遊行已經「無用」,倒不如直接宣傳民主派初選。我認為兩者本來不是對立,參與了遊行也可繼續支持初選。相反,不透過遊行表達我們對中央與政府的不滿——包括剛通過的人大一地兩檢協議,中共甚至一般市民就會認為已經無人反對了。有人擔心遊行人數少、氣氛薄弱淪「示威變示弱」;但相比起遊行太少人「示弱」,更壞的是完全無人表態!如果我們真的怕示弱,那就呼朋喚友,元旦上街!

老實說,所謂「抗爭疲勞」並不是指身體疲乏,而是心態上的氣餒。抱著這種心態安坐家中只會越坐越疲乏,不如再次走上街頭,感受同路人互相扶持的暖意——就如剛才大家跟我說聲「加油」,已經很有力量。

今日的兩位嘉賓,一位已經入獄,一位行將入獄,他們已為香港犧牲了太多,我們還有資格說疲累嗎?

 

守護香港 元旦大遊行

1 月 1 日|2 PM|銅鑼灣東角道 至 政府總部

 

下篇:【街頭教室】黃浩銘:我係監躉!

 

===

 

戴耀廷:現在中共在香港的部署,就是繼續擴大威權政治。過往民主派總有實現民主普選的期望,現在我們首先要接受一個事實,普選短期內不會來。無論民主派/非建制派有多少相異之處,我們首先要共同面對的,就是威權的高牆。

 

 

一、抗衡中央「朕即法律」攻勢,法律界要企硬

 

最近一兩年,中共特別善於運用法律工具達到強加管治意志於香港的目的。過往中央在這方面一直較猶疑,近期卻多次使用看似正規、人大委員正襟危坐齊齊通過議案的方式,顯得中央似乎有了法律理據。

不少市民對法治的認識較局限,不懂如何反駁,但其實法律的建立,理應是制衡權力、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中央屢次直接出手,以法律作為威權管治的工具,無異於宣佈「朕即法律」,與法治精神完全背道而馳。可惜,香港的法律專業、資深法律界人士、部份法官,面對中央玩弄法律都表現得好「鵪鶉」,甚至有湯家驊之流主動配合,是中共夠膽在破壞法治的層面得寸進尺,以法治港的因素之一。

今次人大通過一地兩檢協議後,大律師公會立即發表聲明還擊是好的開始,可以預見未來中共會再次以法律作工具對付香港,法律界精英更加要頂住,並且加強教育市民大眾法治意識,我們才能在法律戰線抵抗中央的攻勢。

 

 

二、建立跨陣營的反威權大聯盟

 

在過去的政治形勢中,民主派/非建制派的不同組織,所謂「左膠、本土、溫和、激進」等陣營,由於政治理念、人事關係、選戰利益等原因,不時互相攻訐。

我希望大家思考以下比喻:幾個人被困在圍牆裡,還在討論應該搭巴士、地鐵還是的士。當務之急,難道不是一起把圍牆推倒嗎?在當下的香港,無論各黨各派,大家理想中的香港社會已被壓境的威權封殺。民主派或非建制派應建立跨陣營的大聯盟,在保持各組織「主權」的同時,又能團結推動短、中、長期的反威權策略。這樣一個聯盟,要有共同綱領,未來足以凝聚所有支持民主的組織。

我提出的只是原則性意見,將來大聯盟的組成和架構可以進一步討論;儘管政團之間進一步加強合作可能面對很多困難,但在此形勢下,我們已別無選擇。

當然,團結需要雙方面配合,大家需要互相放下敵意。不過,去年雷動計劃的經驗中,我發現有強大市民參與的網絡,向各黨派表明他們對民主派團結的要求,最終也得以做出成果。在這種壓力下,期望各民主派組織開展合作後,能夠逐漸化解矛盾和誤會,朝向反威權大聯盟的方向進發。

回到現在進行中的民主派初選,最難的不是搞投票本身——要投票,投放一定資源設立票站已能進行。最困難的是,各黨派有沒有勇氣與魄力,無論誰勝出都全力支持。在威權時代,我們需要的就是這種團結。

 

 

三、風雲計劃,向 2019 區議會努力

 

未來一兩年,我們少數能有效反擊威權管治的陣地,就只有 2019 年區議會選舉。

好奇怪,不少民主派支持者,立法會選舉時可以深夜排長龍投票,區議會選舉卻不會出來。過去幾屆區議會與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平均相差 11%,就是這 11%,造成民主派在區議會戰線的劣勢。假如這 11% 的市民 2019 年出來投票,統計上民主派有機會在 458 席中取得高達 300 席!

一方面,選民需要改變對區議會選舉的思考;另一方面,我們也明白地區工作者及義工不足,部份地區無人參選、無人助選,造就建制派自動當選。風雲計劃的目標也是改變這現狀。

我之前與一位前資深區議員討論,他認為建制派在區選層面的策略,就是要令選民「變蠢」,以為「你有野派,所以俾票你」,這種做法其實是反民主的。民主的真義是「公民才是主人」,有時立法會內的議題距離市民較遠、不容易參與,反而區議會能夠處理更貼身的地區規劃、社區問題,是有潛質實踐直接的公民參與。地區工作者在社區上蘊釀議題,形成改革力量後一層層推出區議會、立法會,為社會帶來改變,才不會令區議員停留在街坊保長的層次。反過來,有了區議會的資源,我們亦能在地區上更有效推廣全港性議題、組織民主力量。我期望有志於民主運動的朋友,見到耕耘地區不是純粹為了區議會議席過半,而是能帶來更實質的改變,這樣會給予他們多一個理由加入這條戰線。

當民主派在區議會都能議席過半,就會開啟更多下一步的可能性。

 

 

結語

 

最後,談 2020 立法會,現在言之尚早。讓我們先做好上述工作,2020 立法會民主派接近一半或過半,並非不可能。我並非盲目樂觀,但只要大家不放棄,2019/20 未成功,那就 2024 再努力,繼續整合支持民主的同路人,一定會有成功的一日!

寒冬很冷,但春天總會來到。多謝大家。

 

下篇:【街頭教室】黃浩銘:我係監躉!

 

 

小麗民主教室.真實一小步

 

教室成員回顧系列之一|石家樂

就算 DQ 也不會放棄|墟市政策回顧(一)

小麗同行者系列之一|一個父親的自白

全職主婦:教室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教室成員回顧系列

DQ 後,我們如何推動墟市工作?

由同事變戰友:教室另一位老師|林培元 Keith

廚房真漢子:我以前是港豬

IT達人:2017 年,Start Up 機遇已成幻想

黎恩灝:小麗透徹地實踐知識分子的公共意義

貨車司機:從職場看透不義,我係時候要爆|小麗同行者系列

酒樓廚師:我最鐘意睇住人地食野嘅開心樣!|桂林日市的使命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小麗民主教室將會在 DQ 後延續工作,盡我們所能一起抵禦政治寒冬。教室現時極需每月約 8 萬元的開支,以營運組織及租辦公室,我們需要你的支持。

我們現在亦接受郵寄支票,支票抬頭「劉小麗」。
地址:香港中區立法會道 1 號
立法會綜合大樓 1018 室,劉小麗收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