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經濟差就叫你『共渡時艱』,經濟好返就乜都無。呢個就係我眼中嘅唔公義。」
阿皓,貨車司機,小麗同行者。

近來電影《逆權司機》熱播,教室也有一位同行者,從後鏡中看到不義,手握軚盤走這條民主路。阿皓做過廚師、送水、紮鐵、車房工人,現在是貨車司機。每當教室有大型行動的時候,同行者們總會見到阿皓的白色貨車,義不容辭將一箱箱物資運到街站。

阿皓經常提醒小麗:「你一定要支持基層呀,唔支持基層我唔撐你架!」從自身工作經驗,阿皓深深明白到基層打工仔的痛苦,那些痛苦正是官商勾結所造成。雨傘運動,阿皓認為「係時候要爆」,走上旺角佔領區前線守護學生;作為基層,他希望透過社會參與來改變這一切。

 

「經濟差就『共渡時艱』,經濟好返就乜都無」

 

阿皓自幼不喜歡讀書,又要幫補家計,讀完初中已出來工作。由於學歷不高,最初他只能選擇一些基層工作,如汽車維修員、廚師。阿皓對於基層在工作場所面對的剝削,可說是「如數家珍」。

做廚師要被困在熱廚房,每日更要「落場」(食肆在午市晚市之間暫停營業,就會叫員工「休息」,通常不計入工時、不提供休息地方),令他覺得廚師的待遇實在不好,「就算做酒店廚房都係咁架」。經歷九七金融風暴、零三沙士,香港經濟跌入谷底,廚房將十個廚師「炒」剩六個。工作依然是十人份量,卻要由六個人分擔。

阿皓每日只好和幾個同事 OT 兩三小時,每日工作十二小時又無補水。阿皓當時不敢為自己發聲,他明白經濟不好,能保住工作已經很幸運。但是,當經濟回暖,公司卻沒有請回那四個廚師、只用散工頂替,亦仍然沒有為 OT「補水」,令他深深感受到「經濟差嗰陣就叫人『共渡時艱』,經濟好返就乜都無」,實在太侮辱打工仔。於是,阿皓毅然選擇轉行,購入一部客貨車做司機,收入雖然仍不算太好,但至少工作較自由。

 

做紮鐵「帶住條命返工」

 

幾年後,阿皓眼見紮鐵工日薪接近 2000 元,就轉行做紮鐵。由於經常要舉起很長很重的鐵枝,他全身每一個部位都扭傷過。做了五年紮鐵,他深深體會到這是「辛苦錢」,雖然高人工,但每個月至少要看一次跌打。

但令阿皓最提心吊膽的,就是很多時候要在高空紮鐵。阿皓用餐廳的墊枱紙畫圖示意,紮鐵工要紮起新一樓層的樑柱時,只能搭建簡陋的工作台,身處半空,圍欄卻只是幾塊「做樣」的木板。在高空拿著數十公斤鐵枝,離腳邊兩三步就是十樓高空,稍一不慎就會一命嗚呼,簡直是「帶住條命返工」。

阿皓表示,除了港鐵地盤之外,一般私人樓地盤為了工作效率,很少會做足安全措施。假如真的要依足法例要求,另聘技工搭起安全平台工作,公司成本就會大增,所以公司寧願讓工人在高空踏著木板紮鐵,紮鐵工對此安排亦早已司空見慣。

 

回憶在職場經歷與見聞的種種不公,阿皓滔滔不絕,即場用墊枱紙畫圖解釋高空紮鐵如何「搵命搏」。

 

重投運輸業 卻面對「大台霸權」

 

要討生活就要賠上健康甚至性命,三年後,阿皓選擇離開紮鐵,買入自己的貨車,重投運輸業。不過,他仍然看穿這行業充滿不公義。

阿皓指,傳統電召貨車台都是月費形式運作,「Van 仔 1200 蚊、貨車 1800 蚊一個月」。後來智能電話興起,有貨車台計劃開設叫車 App,意念卻被某財團看中,遂高價挖角,發展了大家現在常用的大台。大台採用按單收費,無需月費上台;營業初期更使出銀彈攻勢,貨車司機只需下載該 App 就立即每月派錢,吸引不少司機轉台。

近年電召貨車台式微,大台不再面對太大競爭,佣金立即上漲。阿皓批評:「大台根本係大財團以本傷人。好在我而家另外有包月生意,如果我全日都只接大台生意,最後每月佣金支出肯定比以前月費高出一倍以上。」

 

親戚問點解唔申請公屋?「你根本唔明基層生活」

 

來來回回多份工作,阿皓明白社會根本沒有上流機會,廣大基層仍然被剝削。就算白領一族,都要「OT」到七、八點無補水,對打工仔太不公平。

試過有有錢親戚問:「點解你唔申請公屋呢?」他氣憤:「你根本唔明基層生活。公屋限一個人一萬一千幾蚊入息,根本冇工可以月入低過一萬一千幾。就算有咁嘅工,都維持唔到生活;仲要 keep 住接近十年,到時個人已經死咗啦。吓?改制後單身人士要排 30 年?!」基層除了面對職場上的困難外,還要面對其他社會政策的不公義。

但是,政府不但沒有阻止不公平,還讓更多不公平出現。每年政府用了數千億興建很多「大白象」基建,而且全部沒有監察,好似「話批就批」。他舉例,現在香港公共醫療系統供不應求,有醫院甚至「瞓到出走廊」,但去年政府竟削減 2.5 億醫療開支,令他深感政府助紂為虐,完全無意補償在工作場域付出了無數勞力的基層大眾。

 

雨傘運動「我係時候要爆」

 

眼見基層的生活愈來愈差,愈來愈多不公平的事,他只有自己走出來為自己的公義而戰。假如政府仍然偏袒大財團、基層的生活永遠得不到改善。雨傘運動,阿皓說「係時候要爆」,走上旺角佔領區的前線守護學生、守護市民。有錢親戚在家族 WhatsApp group 大罵佔中搞事,他索性退 group。

眼見種種不公義,阿皓認為不能再像身邊的人一樣犬儒。以前做廚、做紮鐵時,同事常常「話長毛搞事」,但在阿皓眼中,長毛正是為他們發聲。要改變這個社會的不公,實在不能再安坐家中。王皓他選擇了自己走出來抗爭,成為小麗同行者,希望改善這個社會的不公,為了改善基層的生活而奮鬥。

阿皓說,去年開始認識到小麗、朱凱廸等的政治新鮮人,感到他們更願意身體力行,直面社會不公義。加入教室大家庭後,阿皓剛巧購入了貨車重投運輸業,索性工餘時間為教室搬運物資,成為教室大型行動的後盾。

縱然威權時代來臨,阿皓仍然沒有灰心,他眼中的民主運動並不只是口號,是實實在在來自多年勞動的辛酸。只要這些切實的不公義繼續存在,他就願意與教室的戰友同行,繼續踏出真實的一小步。

DQ 後小麗辦公室撤離大樓,辦公室的家具、雜物裝滿了阿皓的貨車。阿皓純熟地用保鮮紙將大箱小箱紮成幾卡板,再用唧車徐徐送入貨倉。我們都期待著,阿皓的白色貨車,有一日會將這些物品送回金鐘。

 

 

小麗民主教室.真實一小步

 

教室成員回顧系列之一|石家樂

就算 DQ 也不會放棄|墟市政策回顧(一)

小麗同行者系列之一|一個父親的自白

全職主婦:教室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教室成員回顧系列

DQ 後,我們如何推動墟市工作?

由同事變戰友:教室另一位老師|林培元 Keith

廚房真漢子:我以前是港豬

IT達人:2017 年,Start Up 機遇已成幻想

黎恩灝:小麗透徹地實踐知識分子的公共意義

貨車司機:從職場看透不義,我係時候要爆|小麗同行者系列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小麗民主教室將會在 DQ 後延續工作,盡我們所能一起抵禦政治寒冬。教室現時極需每月約 8 萬元的開支,以營運組織及租辦公室,我們需要你的支持。

我們現在亦接受郵寄支票,支票抬頭「劉小麗」。
地址:香港中區立法會道 1 號
立法會綜合大樓 1018 室,劉小麗收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