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三年來教室的大小行動,總有 Yen 的身影,甚至試過有市民認錯她是小麗。

Yen 本身是全職家庭主婦,「我以前好『蛇𠺌』,落佔領區都要人陪。參與教室嘅工作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

 

不再是純粹的參加者

 

Yen 在佔領期間,已是教室常客。傘運結束後教室復辦,邀請各社會議題的嘉賓前來交流時政,高峰時期一星期有三場,Yen 常負責拍攝工作。講座完結後,教室全班「同學」與小麗甚至嘉賓到宵夜的地方再戰,「一枱正經、一枱吹水,大家寧願返工調更都要出席,傾到零晨三、四點,大家嘅默契同感情就係嗰陣建立。」

在過去反國教等社會運動,Yen 只是一名純粹的參加者,但自從參與教室後發現原來自己能做得更多。除了協助攝影外,Yen 還會在街站上打點,也學懂與市民接觸。

「我係全職主婦,以前好『蛇𠺌』,落佔領區都要人陪,食飯坐小麗隔籬都會流哂汗!由協助小麗拍攝開始,我逐漸戰勝心魔,超越自己。」

 

前年 6 月政改表決前夕,Yen(左)參與教室默站行動。

 

累,仍想繼續同行

 

Yen 自言在教室發言不多,不過,對的事情,必定會堅持做。她認為教室宣揚的理念除了思想的提升,也是一種實踐,藉活動接觸不同群體。教室舉辦的活動,她都會盡量抽時間參與。Yen 最記得前年 6 月政改表決前夕,一眾教室成員到走遍香港各區默站抗議,不少圍觀的市民都表達支持,「嗰時仲有教室同學仔,佔領完都未搵工,好齊腳。」

在這期間,Yen 在生活上作出不少取捨,有時為了教室活動,連假也不敢放,更談不上去旅行,因為「有啲事,總需要有人去做同維持」。

在漫長的路上,她有時候都會疲累,甚至有些事情想不通,到最後令她繼續堅持,除了她認同小麗那份信念外,還有一份與教室同伴的關係。Yen 形容大家有著一份難以言喻和奇妙的感情,大家的相遇,某程度上是小麗把大家建立成一個共同體。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小麗,真係魔鬼嚟架!」

 

Yen 記得去年初小麗就著應否參選問教室成員意見。與小麗走過 200 場街頭與樓上教室,她明白小麗不是一個爭名逐利的人,只希望在更大的平台上展露香港社會的問題,一開始甚至沒想像到最終會當選。她只是擔心從前不喜鎂光燈的小麗會受太大壓力,「你 OK,我地一定撐你。」

選舉進入白熱化階段,教室團隊要組織大量街站,卻嚴重欠缺人手,全職主婦 Yen 再被小麗委以重任,協助統籌九龍城區街站。「教室街坊開會,小麗望住我……即係我無得揀啦。小麗佢,真係魔鬼嚟架,哈哈!」

 

參與教室「跨越自己」,投票日前,Yen 與小麗相擁而泣。(截圖來自港台《議事論事》,2016 年 9 月 7 日)

 

Yen 笑言,一群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年齡與背景的人,竟是因為一個人的街頭講學而走在一起,由協助街頭教室,到後來為小麗助選,最後當選。對她來說,一切都是太神奇。200 場街頭講學培養的情誼,令 Yen 接受「魔鬼的試煉」,跨越自己,由一個不敢出街的主婦,蛻變成為一個了解社會正在發生的事,也敢於出一分力做出改變的人。「讓每個人成為更好的人,令香港成為更好的社會」,我們相信,這不止是一句口號。

最後小麗由新晉議員到被 DQ,高牆看似沒絲毫改變,牆下的香港人卻不再一樣。Yen 看來很喜歡「魔鬼」,她說,會繼續與小麗、與教室同行,無論路是怎樣的艱難,有值得做的事便要去做。

 

200 場街頭講學,Yen 負責拍攝工作,幾乎從不缺席,與教室締結深厚情誼,在教室的參與也深深改變了她。

 

小麗民主教室.真實一小步

教室成員回顧系列之一|石家樂

就算 DQ 也不會放棄|墟市政策回顧(一)

小麗同行者系列之一|一個父親的自白

全職主婦:教室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教室成員回顧系列

DQ 後,我們如何推動墟市工作?

由同事變戰友:教室另一位老師|林培元 Keith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小麗民主教室將會在 DQ 後延續工作,盡我們所能一起抵禦政治寒冬。教室現時極需每月約 8 萬元的開支,以營運組織及租辦公室,我們需要你的支持。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