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文:Joe 爸,小麗同行者,貨運公司東主

 

初遇

 

轉眼間,我成為小麗民主教室同行者已一年多。

我還記得三年前的自己只是偶爾參與 6.4 集會及 7.1 遊行,對於參與社會運動實在很少;佔領運動期間,我只是由於太太在金鐘上班,所以才與女兒經常到佔領區,去看看那裡所發生的事。

女兒在佔領區的發問都很直接,她會問:「為什麼每天總有人在這裡?為什麼他們不回家?他們是不是沒有家的?」當我面對女兒一連串的發問,也不懂如何回答,同時亦令我在反思到底香港在發生什麼事,這些疑問一直在自己的腦海裡,直至在街頭聽到她的演說,才找到答案。

有一次因工作途經旺角佔領區,有一名女子在進行街頭演講,我好奇停下來聽。那位女講者在解釋佔領運動的緣由和意義,及說一些我其實不太懂的社會學理論,那時我開始認識香港的「病」,也認識了人稱「小麗老師」的她。

 

重遇・參與

 

在香港面對教育不僅是孩子,還有父母。為了女兒的將來,在這個年頭我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香港教育制度,亦參觀過超過四十間小學,在芸芸選擇之間卻沒有一間學校能令我安心讓女兒在那裡升讀。我在想,十年後自己的女兒,都會是被這種沒個性而又充滿壓力的教育方式倒模出來嗎?

我很怕給予女兒過多的壓力,適逢暑假,我雖不想安排課外活動給女兒,但亦不想這暑假留白。當我在網絡上搜尋義工活動,竟找到熟悉的面孔——小麗老師。原來她正尋找一百位同行者宣揚及實踐理念,於是我決定帶女兒一起參與「小麗同行者」。

參與同行者計劃,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感覺很像大朋友圈。雖然我們偶有爭拗,但總會很快解決。教室就不同議題舉行的街站和論壇、及舉辦「桂林日市」,都令到我對了解到基層和長者的需要,及墟市在香港人生活裡擔當的角色。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助選,選舉期間每派一張傳單,每張貼一張海報,舉行一個街站和論壇,我與伙伴們都非常認真。當初只有三十名同行者協肋,到最後階段約三百人助選;最後拿到三萬八千票順利當選,這些都是我們作為同行者,每一位的努力。

 

信聚・再聚

 

小麗老師常說不喜歡鎂光燈下的光環,而我認為同行者不是跟隨她的光環,亦不是「勝利球迷」,因為建構美好的社會願景不是靠一個人的光環,而是透過每一個人的參與。

我堅信社會需要自強,讓每個人成為更好的人,香港就會逐漸變成更好的社會。街頭教室、在公共空間的自發墟市,這些「柔性抗爭」——每個尋常香港人在能力範圍內多走一步——直接和簡單的將教室的理念帶給市民,是民間教育的可貴之處。縱然小麗老師被無理褫奪議席,但作為同行者更需要意志堅定,在民間繼續向身邊的人傳遞我們的願景。

現在,我因為女兒的學業而選擇離開香港,但我相信,信念是沒有地域的限制,我仍然會緊記小麗同行者的使命,將公義和民生問題向身邊的人分享。香港這片土地,仍是我關懷所在。最後,我希望各位同行者面對強權不要懼怕,不能氣餒,繼續向前。

 

Joe 去年也曾分享關於教育、關於社會的思考:

【父親節呈獻】為了女兒有更好的明天 父親也站出來

我期盼看到孩子的笑容【我如何改變香港系列(二)】

 

小麗民主教室.真實一小步

教室成員回顧系列之一|石家樂

就算 DQ 也不會放棄|墟市政策回顧(一)

小麗同行者系列之一|一個父親的自白

全職主婦:教室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教室成員回顧系列

DQ 後,我們如何推動墟市工作?

由同事變戰友:教室另一位老師|林培元 Keith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小麗民主教室將會在 DQ 後延續工作,盡我們所能一起抵禦政治寒冬。教室現時極需每月約 8 萬元的開支,以營運組織及租辦公室,我們需要你的支持。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