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我唔鍾意做街站,但需要有人做。」
石家樂,29 歲,飲食業,教室街坊。

29 歲的家樂,是飲食業從業員。三年前一日,家樂下班後偶然經過旺角佔領區,被教室講課的強勁聲音穿透耳機,他停下腳步,回頭「搵返好嘈嗰檔」,就此與教室結緣。

初次聆聽關於社會的事情,家樂才發現不少社會議題原來是那麼貼近自己的日常與生活。自此之後,到旺角佔領區聆聽教室的講學,成為了他每晚下班後的習慣。

家樂說,如果沒有聽到那場講堂的聲音,大概自己也只會是一個營役如螻蟻,每天只為三餐安定而過活的打工仔,也不知道應從何處去找自己為社會付出的起點。

 

從自身工作場所中實踐公義

 

自從於教室講堂中得知標準工時對打工仔女的重要性,他就意識到自身職場的潛規則,為飲食業從業員帶來勞動價值的不公和不合理。每逢公眾假期就要加班半小時兼無補水,向來是飲食業的「習俗」,於是他就與開明的上司相討,如何可以在「遵守傳統」下,為員工取回超時工作的補假。

家樂逐步深耕細作,將自己從教室聽到的議題帶進職場跟同事討論,最後更令一位同事成為了教室的義工,與他一起走上街頭擺設街站。

 

「我唔鍾意做街站,但需要有人做」

 

三年來教室街站及民主講堂幾乎不間斷,在香港各區舉行了超過二百場。「我唔鍾意做街站,但需要有人做」,家樂直白的說,無論於熾熱太陽下還是寒風凜凜下,擺設街站絕對不是一種興趣使然,而是他必須去做的事。

「堅持,是為了讓重要議題有存在和延續的空間。」唯有這樣的堅毅,才能把一向將自身抽離於重要議題外的香港人拉回來認清現實,才能為街上的人們開啟一道關心議題和時事的門。

 

小麗民主教室.真實一小步

教室成員回顧系列之一|石家樂

就算 DQ 也不會放棄|墟市政策回顧(一)

小麗同行者系列之一|一個父親的自白

全職主婦:教室令我戰勝心魔,超越自己|教室成員回顧系列

DQ 後,我們如何推動墟市工作?

由同事變戰友:教室另一位老師|林培元 Keith

 

🔥 誠邀月捐,讓教室延續工作 siulai.hk/donate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