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六四即將 28 年,一眾同行者討論我們心目中、記憶中的八九六四。

 

===

 

當年自發支援、參與民運的香港人數目驚人,由義載學生的的士司機到拒絕清理新華社大字報的清潔工,是跨界別的全情投入。我們當中有幾位曾親身參與八九民運,胡生就曾在公司與同事一起組織籌款,匯款往天安門廣場。

 

九十年代以後,胡生與舊日一起參與八九民運的朋友為照顧家庭各奔前程,甚至六四晚會都逐漸減少出席。廿五年後,他參與了雨傘運動,逐漸領悟到、也找到了自己的起點。相隔四份一個世紀的兩次大型運動,胡生都抱著同一個心態參與——面對重大的不公義,公民必須站出來。

 

持續的公開悼念,是傳承這種精神所必須的行動。坊間有人可能認為六四屠城的真相已昭昭明甚,不再需要舊事重提,但重點正正在於當權者仍未承認真相、承認責任,歷史的傷痕也就未能撫平。

 

亦有論調指,既然中共如此強大,「平反六四」根本不可能,不如轉而提出更實際的訴求?胡生回應指,「難道當有一日,雨傘運動都因為未竟全功而無人再紀念,就會對香港民主運動有幫助嗎?」

 

胡生總結,悼念六四到了第 28 年,中間可能有人不認同主辦團體的做法,亦有人因為總總個人理由而退出和加入,但八九民運作為香港人、甚至他個人政治覺醒的里程碑,我們必須親身堅守下去。

 

在拒絕承認歷史的政權面前,堅持正義的公民就有需要持續發聲,警告當權者亦提醒自己,守護這股道德力量;守護這股道德力量,也就讓我們有勇氣,在荊棘滿途的民主路上繼續走下去。

 

===

 

Sam 在八九年仍是小孩,但他記得,當年無論政治立場本身屬於左、中、右的人,都放下歧見,一同支援民運、聲討中共血腥鎮壓。Sam 認為,相比其他政治議題,關於六四的影像和文字都最為純粹,是非黑白顯而易見,不容抵賴。除去部份因政治利益而改弦易轍的人,他仍然認為,悼念六四是香港唯一能連繫跨政治立場的人的政治行動。

 

Eaton 說,他習慣在平日也穿著政治口號 Tee,直到有一天母親害怕他被親建制街坊白眼,忍不住問:「你可否只在六四正日才悼念?」他才發現,原來穿起這些政治口號,的確可在生活圈子中掀起一點漣漪。當然,他並不認為公眾的大型悼念與微小的個人實踐是互相對立,而是希望帶出,悼念六四不僅僅是一種儀式,是對於社會主流的詰問與挑戰。

 

===

 

那年春夏之交,香港人與天安門廣場的命運緊緊扣了在一起。無論如何,我們無法擺脫這段歷史,也無法否定八九民運形塑了香港人的精神面貌。作為唯一能堅持到今天的一群,香港人也要負起歷史給我們的任務——這場血案的歷史證人。

 

今年六四,無論你是否準備出席燭光晚會,希望大家仍然會思考,八九六四對於香港的意義和重量。

 

#民主 #我們共同的理想

#六四28年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