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宣誓案聆訊上星期五結束,四位議員的代表律師以政府濫用司法、選擇性檢控為由,申請永久終止聆訊。法庭給予雙方合共 35 天作書面陳詞,然後才會頒布決定。

 

在此之前,我們先重溫幾位代表律師的精彩發言。

捍衛法治、守護立法會,齊心力抗 DQ!

#永久終止聆訊陳詞期限尚餘28天

 

一、宣誓失效不等於「拒絕宣誓」

 

 

陳文敏與代表梁國雄的李柱銘都在庭上指出,宣誓失效不等同拒絕宣誓。陳文敏表示,小麗當時雖然慢速讀出誓詞,但內容、聲調均莊重,頂多只能說成有多重政治含義,外界可能解讀新議員搶鏡、或對建制不滿;「歷史上挑戰建制多的是,肯定不獨劉小麗一人」,不能構成拒絕宣誓。

 

陳文敏引述劉小麗向法庭提交的誓章,表示去年9月曾經諮詢立法會秘書處宣誓慣例,如何才構成合符法律的「有效宣誓」;當時獲得意見是只要完整讀出誓詞,就可以符合《宣誓及聲明條例》要求。小麗又與助理翻看梁國雄 2004 年、2008 年及 2010 年就職時的宣誓片段,當時梁國雄不同地方停頓,當時均無裁定拒絕宣誓。

 

此外,小麗在立法會秘書提醒後,已重新朗讀正確版本,明顯有「希望進行宣誓」的心態,可見絕無「拒絕宣誓」的意圖。陳文敏更反駁梁振英及律政司的代表律師莫樹聯指,將研究如何作出合法行為,直接等同於尋求方法繞過法律限制甚至欺詐的說法,是不公允。

 

二、宣誓要求過於空泛,「莊重」缺乏定義

 

 

「難道大聲又唔得,讀慢啲又唔得?」陳文敏引用莫樹聯針對梁國雄宣誓時聲浪較大的說法,反問「莊嚴」的定義。

 

陳文敏形容,政府一方有如校長般訂下「嚴格校規」、一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就撤銷資格。陳文敏提出,此事不應單純是法理判斷,更牽涉了政治的判斷,法官應小心考量。

 

陳文敏指出,宣誓是否「莊重」,議員是否「拒絕或忽略」誓詞,往往取決於不同機構的傳統、歷史、文化及價值,並以衣著為例,「大學高桌晚宴的尺度,與大律師公會周年聚會就不一樣」。

 

陳文敏回顧宣誓儀式的歷史,指宣誓最初是英皇亨利八世殺害大臣的政治工具,因時代進步而放鬆,到今天的民主社會,應納入包容與多元的精神。陳文敏總結,正因宣誓有其政治性,就應以特定政治環境中判斷性質。

 

陳文敏續指,莫樹聯指使用「自決自強」等字詞有違反一國兩制之嫌,是過份的主觀解讀。陳文敏指,「自決自強」實際上在 19 世紀中期由清代的康有為、梁啟超等人率先提出;時至今日,一千人有一千個對「自決自強」、「命運自決」等字詞的解讀,難以作客觀統一定義。

 

三、《宣誓及聲明條例》並無規限儀態

 

 

陳文敏進一步指出,《宣誓及聲明條例》及立法會引用 2004 年判例,均沒有規限宣誓的儀態(manner)。在秘書處宣誓前發給議員的便條中,只是提及宣誓的位置,及大致跟從案例規定,提醒「形式及內容」與法例一致,「只要讀完所有字句,便符合宣誓形式」。

 

至於政府一方質疑為何議員要冒風險、不先釐清宣誓儀態,陳文敏反駁,「有很多方法可以釐清,例如發通告通知議員,或者在宣誓時發警告,責任不應在尋求法律幫助的人」,而且訴諸法院更應是最後一著。他指出,立法會事前全無警告,而宣誓並無準則判斷情況下,疑點利益應歸於議員一方,容許保留議席。

 

四、人民選舉權不容任意剝奪

 

 

陳文敏指出,選舉權是屬於每名人民異常重要的權利,而這權利並非狹義指向人民投票一刻的權利,更應包括令人民所期待的候選人成為議員的權利。因此,陳認為任何在議員當選後,定義不清卻能剝奪議員資格的程序,對人民——不只是議員——的選舉權而言,是不合比例(proportionality)的懲處及結果。

 

當這項重要的憲制權利危在旦夕,法院應在非常清晰的案件中才裁定是拒絕宣誓。

 

五、令小麗落淚的一席話……

 

 

針對政府一方抽取小麗在社交網站的帖文,引證劉小麗無意順從誓詞的意圖,陳文敏提出,Facebook 的文章並非法律陳詞,而莫樹聯斷章取義,實屬不公正。

 

縱觀全文,包括文首引述的哈維爾言論等,可見小麗批判的是虛偽但順暢地讀出誓詞的議員。而小麗的的誓章則解釋,若她自己不真誠,就沒資格批評其他議員虛偽,她在 Facebook 是解釋其宣誓方式是要顯示行禮如儀的虛偽,質疑其他貌似真誠宣誓的建制派,根本不是真心為香港服務。

 

小麗聞言在庭上拭淚,她表示陳文敏在庭上演譯自己的誓章,份量十足,又道出她一直被政府扭曲的心聲,因而深受感動。

 

資料來源

 

陳文敏DQ案庭上五大論點

陳文敏:DQ攸關選舉權 「莊重」乏標準

陳文敏:「莊重」無客觀標準 宣誓要求隨時間改變

辯方質疑選擇性檢控 申終止聆訊

3分鐘讀完四議員DQ案的論點精華

陳文敏陳詞 劉小麗感動庭上拭淚

 

相片:《香港 01》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