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我們常談,孩子要贏在起跑線。然而,終點線贏得的是什麼?這場賽事又是為了什麼?

言談之間,筆者感受到 Joe 和 Coco 兩夫婦對教育的期望。「教育的真義其實是為了令孩子長大後做一個勇於求真、追求公平公義、有良知的好人。這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而這似乎是每個家長都有的念頭。

價值與現實的矛盾

要做好人,在乎的是人文素質,需要建立自我的世界觀和對社會的關懷,而前提是孩子要對身邊的人與事、社會以至世界,有觸覺和體會。這些都不是單純靠讀書得來的,而是在漫長人生中不斷學習。偏偏,我們的主流社會只要求孩子努力入名校、追名次,要孩子將來賺很多的錢、做成功的人。「成功根本不等於有良知。」不知何時,這種價值充斥著我們的社會,大多數人被迫追逐著這種成功。

往往人們心裡的價值,總在主流意識與社會環境的喧囂中淡出。

這正值 Joe 的女兒要選報小學的時候,他們去參觀了好幾間學校。其中一間有名的官立小學令他們印象深刻。「我好記得學校有塊板,寫上學生的成績,這個月最好成績的同學就榜上有名。我多口問了副校長一句,政府說『求學不是求分數』,為何現在上晒榜?」副校長回應說:「讓同學有競爭能力。」

這個教育制度只在篩選出最優秀的人去做政府商界高層,迫孩子加入弱肉強食的大家庭。家長原本的念頭,在主流大制度裡被同化,而最後也被迫著歸順。當轉角就是補習社、家長群組在爭論入學前的準備班、學生被迫參加各種興趣班-大家眼前就只有「考好成績搵好工」這一個方向。要記得教育的初衷,逆流而行彷彿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在鮮明確立的競爭主流中,做非主流的事

有資源的家長紛紛送子女到國際學校或設立 Homeschooling,而 Joe 身邊也有朋友作出嘗試。「佢地真係辭咗份工教小朋友,成日去行山,在大自然互動中學習。」但對大部分人這是何其奢侈的事。

面對制度的不公,見盡身邊的怪獸家長,Joe 夫婦在能力所及下嘗試逆主流而行。他們安排女兒入讀壓力較少的小學,叫這做 Happy Schooling。「我們不要她日日去操中英數,不想強迫她,只想孩子愉快學習。我們不想她兩歲懂三歲的東西。這樣是冇意思的。」

在這教育制度敗壞的時代,Joe 和 Coco 心底裡也擔心女兒出來社會後會輸蝕,也考慮將來送女兒到外國讀書。但至少在這一刻,他們並不會把主流的價值觀強加於女兒身上。他們選擇了 Happy Schooling,前路雖難行,卻是在主流中對抗主流,作為改變社會的一步。

家庭成為孩子的避風塘

「教育不只是在學校。也是家教,同輩的互動。」教育政策固然是影響學校教學的方針,也催谷了競爭的環境,但不要忘記家裡種種決定,還是在我們的手中。

「我們認識一個小朋友,很喜歡剪紙,也是個乖仔。但在學校因成績被老師打沉自信心。」香港的新一代,抱著一顆熱誠和修養來追尋自己喜歡的事,但在主流社會眼中,其實「跟等死無分別」。

筆者在近一次桂林日市見到 Joe 提起的小男孩。地攤蹲著兩兄妹,哥哥聚精會神地剪著,妹妹專心地看著。彩色的剪紙藝術品掛在旁邊的晾衣架上。

「小時候有個中華藝術展,見到好勁的人剪紙,讓我得到啟發。」當問到老師對他剪紙的反應,男孩說「學校老師們不讓我們拿剪刀。」創意就這樣在文具也不可拿上手的環境內,被無形地扼殺。可是旁邊的爸爸帶著的,卻是安慰而驕傲的眼神。他說,「讓他有自己的手藝,讓他做有熱誠的事。」

Joe 留言說,「讀書好叻嘅小朋友香港多的是,但是有藝術天份而能夠發展所長真係唔多。」但願因為競爭而在學校發揮不了的熱情,可在家裡找到鼓勵和空間。

或許我們未能直接從根本改變千瘡百孔的教育制度,但教育風氣如何,和城市孕育出怎樣的公民與未來,是我們的社會-家長、政府、學校、學生-要共同做的選擇。我城究竟是需要一式一樣的尖子,還是富創意、具想像力和公民意識的個體?而作為家長,我們想要的是只顧名利的孩子,還是協助他們追逐自己的夢想?

執筆至此,筆者記起訪問中最深刻的一句話:「你可以祈望她成為什麼人,但不應決定她成為什麼人,因為這是她的人生。」讓我們盡力嘗試擺脫主流的枷鎖-從家長開始。

當天桂林日市,臨別時妹妹走過來,靦腆說句「是哥哥送的」,然後遞過一張剪紙。她隨即跑回去了。手中只剩下小男孩心裡的熱情,紅得像雙囍的剪紙般燦爛。

 

文:Theresa Yung
圖源:父親節呈獻:為了女兒有更好的明天  父親也站出來

 

上篇:18 歲蛻變──崇洋少女的本土夢【我如何改變香港系列(一)】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