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今屆立法會選舉,除了前途自決、確認書事件,全民退休保障也是一個重要議題,因為改變現時香港落後的社會保障制度,是解決貧富懸殊、建立香港人歸屬感,長遠建立民主自決條件的重要一環。近日有很多對於全民退保的批評,在這裡重點回應,以釋疑慮。

作為學者方案發起人之一,我衷心希望全民退保等社會保障制度,能在這一代年輕人變老前得以確立。只有當看見在社會上安身立命的希望,香港人對社會的歸屬感及身份認同才能有效確立。

 

點解要免審查,人人有得拎?

全民退保應該是公民權利,理念是令公民即使年老都仍然可以活得有尊嚴。正如所有香港人都能享用公營醫療服務,同樣是不設審查,全民退保不只是老年生活保障制度,同時是對每位長者的尊重,表達香港不會因為公民年老力衰就放棄他們。

更重要的是,退保其實都減低了我們今日每一個人的生活風險:我們都不用擔心臨老無得食要就住就住,不用擔心強積金管理有差錯(或者被基金佬呃)蝕錢,這自然也令我們今天少了很多對未來的無謂擔心,毋須再為晚年的生計而加倍做牛做馬,捱壞身子。我們現在的生活可以更自由,有更多的選擇,更有條件做自己想做的事。香港經濟下滑,年輕人就業不穩,大學生亦難向上流動,全民退保正是令現在的年青人可免後顧之憂。

另一方面,現實上經濟審查往往會造成標籤,申領的長者會被標籤成窮人或社會負擔,長者即使有需要,但因感覺沒尊嚴而不願領取,令到長者貧窮的問題更嚴重。

 

但連李嘉誠都有得拎,係咪唔公平?

李嘉誠都可以拎生果金,因為他是香港公民。同樣道理,全民退保如是。但與生果金不同,大財團及富人需要為全民退保付出更多錢(累進利得稅),而他們取回的都只有 $3500,李嘉誠絕對唔會有著數。

 

全民退保係咪剝削年青人?

香港人口老化、生育率低,對年青人造成沉重供養壓力;到 2040-50 年這一代年青人步入退休年齡時,父母可能仍然健在,形成「老人養老人」的危機。今天設立全民退保,除了即時紓緩長者貧窮問題、年青人供養壓力,更包含預先儲蓄的概念,為這一代年青人未雨綢繆(註一)。

 

融資方案唔公平?增加打工仔負擔?

學者方案的三方供款,是其中一個可行的融資辦法。更理想是改革稅制,擴闊稅基,例如透過更累進的利得稅,由政府全面負擔全民退保的開支。但三方供款本身都不差:至少我們可以肯定由強積金轉移到退保的錢,退休後保證取回 $3500,而非被老闆對沖走晒、基金佬行政費食晒、或者純粹跌市無晒。

 

全民退保資源運用無效益?

在討論資源運用時,我地不應該因為所謂資源有限而剝奪公民的基本權利。實際上,進行審查需要不少行政費,浪費資源(註二);而審查制度帶來的標籤問題,往往會令有需要人士得不到支援,無助解決貧窮問題。

 

但係新移民都有得拎喎!

坊間有對移民分薄社會資源、影響退保推算的疑慮,我們認為,退休保障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公民權利,移民所引申的問題,應由人口政策著手處理;如因此而拖延全民退保落實,在人口老化、生育率下降的今天,只會帶來更多社會問題,無法改善香港人生活。

 

全民退保會爆煲?

1. 學者方案經精算計過可持續至 2064 年,而背後的假設及推算以政府數據作基礎(註三)。
2. 政府財政儲備超過 8,000 億,外匯儲備更超過 20,000 億,絕對有財力推行全民退保。只要政府停建大白象工程,將其幾千億經費放在全民退保上,財政上絕對可負擔(註四)。

 

學者方案 1

學者方案 2

學者方案 3

 

(註一)全民退保與青年人有何關係? 
(註二)分級審查方案有何問題——以青年新政統一安老計劃為例 
(註三)「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 
(註四)思言財雋:香港真的沒有錢搞全民退保? 

 

我們早前介紹全民退保的影片:

小麗話你知:全民退保,點會做唔到?
小麗破解林鄭連環抹黑!
劉小麗:林鄭講大話當食生菜,老人家就要食爛菜!
送一份禮物給香港人:全民退簿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