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香港現時缺乏邊界的自主性。從經濟上,我們看到大白象基建正打破我們的邊界自主,我們的財產直接從庫房輸送到紅色資本手上;從地理上,新界東北發展、大嶼山發展計劃等,都是打破我們的邊界,做到深港同城化,令香港變成中國大陸普通的城市;從人口上,我們沒有對中國大陸單程證來港的審批權。沒有邊界自主,就不能保障我們的社會系統有效地運作。

 

問題

由 2006 年至今,香港人口由 686 萬增加至 734 萬。可是本地自然出生率長期低企。即使在 2014 年的高位,每名婦女也只是生 1.2 名小孩。新增的 49 萬人之中,有 44 萬是持單程証入境的。與此同時,97 後因著基本法的實施,中國籍在港出世的雙非嬰兒自動享有居留權,至今已有超過二十萬宗雙非個案。他們的父母亦可經單程證制度,申請來港作家庭團聚。然而,來港單程證的審批權卻不在香港。

我主張

取回單程證審批權:來港單程證的審批權不在香港,因此,我們必需要取回單程證審批權。

完善生育政策:為解決人口老化的危機,我們應該鼓勵生育。政府應該創造完善的條件讓年青夫婦可以生育下一代。這些條件包括設立標準工時、提升最低工資、提供公營託兒服務、減免學費等(詳見其他部份政策),推動「家庭友善政策」及推行「照顧者津貼」減低育兒開支,同時,政府應致力減低雙職家長照顧父母的壓力,如加強社區照顧服務、增加津助院舍宿位等。

 

問題

大白象基建破壞香港:近年來政府把大量公帑投入大白象基建項目,這些大白象基建不但浪費公帑,當中更涉及利益輸送,以香港人的血汗錢養肥紅色資本。同時,在大興土木的過程中,也不斷破壞香港人的家園。

我主張

停止大白象基建,除了是反對把香港人的血汗錢無止境地輸送給紅色資本,也反對政府透過這些大白象基建把香港的獨特之處連根拔起。我們要保障香港的城市空間及港人自主,要香港人有安居之處,要令香港的文化環境保留下來。我們堅決拒絕中國大陸那套文化和管治方式透過這些基建項目來滲透香港。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