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自從中共發現香港人心未如預期「順利回歸」後,便實行了各種文化殖民的手段以瓦解港人的身份認同,如普教中、大專教育商品化和國際化、中小學教育鼓吹過份競爭等。這些手段一方面削弱由廣東話帶動的本土身份認同,另一方面則使新一代陷於日常學習的壓力,難以追求更普遍的社會理念,亦難與競爭者連結成一個互信的社群。

故此,捍衛廣東話文化、減低學童壓力、栽培以人為本和立基本地的大專教育實在是當前急務。只有文化上產生深厚的共同性,市民才會產生彼此心理上的連繫,以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作為自決的基礎!

 

問題

副學士升學無路又債台高築:副學士學費高,但由於可供銜接的資助學士學額不足,副學士學生被迫再支付高昂學費,修讀自資學士課程。最終副學士畢業生無奈地成為了一班求職無門、升學無路、又債台高築的輸家。

我主張

政府應增加資助學位數目:令有能力升學的副學士畢業生可以順利銜接升學,並在獲得政府資助下完成學位課程。另一方面,政府應重新提供政府資助的副學士學額,為未能達到升讀學士學位要求的學生提供教育機會,亦令他們可以有第二次升讀大學的機會。

副學士資助:政府應為所有合資格的副學士學生提供更低息、甚至無息貸款,以減輕他們在學時的財政負擔;並全面檢討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的還款制度,減低畢業生償還學債的壓力;長遠而然更應減免大學學費。

 

問題

教育非以人為本:政府長期以成績數據判斷教學成效,學校被逼追趕全港平均值,令整個教育制度陷入功利文化中,更有小學校長反映教育局以 TSA 成績向校方施壓,形同殺校指標。在整個功利評核中,學校側重學術操練,學生的全人發展包括溝通技巧、解難能力、團隊精神等自然被忽略,無助長遠為本港培養全面人才。

我主張

取消 TSA,減低學童壓力:即時取消小三 TSA,減輕初小學生壓力,讓教學回復常軌。政府可參考日、韓做法,在小六、中三每校抽取百分之十學生參與測試,不用人人應試,這樣學生成績不會成為存亡指標,學校亦無誘因催谷學生操練試題,確保測試為「低風險」,促進評估教學又免去不必要壓力

 

問題

廣東話文化邊緣化:廣東話在教育制度中正逐漸被邊緣化。過去政府一直以兩文三語(粵語、普通話及英語)作為語文教育政策的主紬,可是自 1999 年開始,課程發展議會以「用普通話教中文」列為長遠目標。短短數年間本港中小學推行「普教中」的情況有增無減。

我主張

取消普教中目標:為強化本地語言及文化,我建議政府撥亂反正,取消「普教中為遠程目標」,停止以津貼誘導學校轉換成「普教中」,容許學校自主決定教學語言,讓學生能以母語學習中文,在熟悉的語言中更深入認識自身的文化。

 

問題

教師壓力上升及教育質素下降:香港教師龐大工作量的問題一直為人垢病,除了課時長外,非教學工作亦與日俱增。「非編制教師」教師數目正不斷增加,年輕教師加入教育界往往只能被僱用為「合約員工」,造成教師朝不保夕,影響教師生活、士氣以至教學質素。

我主張

增加常額教席:政府應該立刻檢討中小學教師編制,為學校提供長遠的教席資助,吸納有志投身教育行業的新血,增加教學人手,減少現時教師過勞情況,改善教學質素。

推行小班教育:政府可順應入學人數降低,逐步推行小班教學,一方面透過增加班數以增加教席需求,另一方面降低師生比例,讓教師更能照顧個別學生需要。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