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港人對平等、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的追求,只能說是一個矇矓的社會願景,而非如不少昔日政治精英所相信般,已經確立成為普遍港人的核心價值。上一代港人的心態,仍是以追求繁榮穩定、安身立命及個人享受為依歸,因此在爭取普選的問題上才出現了世代之間的價值觀分歧。

自強運動的一大任務,就是要提升市民的歸屬感與公民意識,一方面透過提高社會保障及社區營造,增加市民對社區的投入感,與此同時透過廣泛的民間公民教育提升大眾理性的議政能力,才能捲動更廣泛的香港人真誠地參與這個自決的過程。

公民社會的存在,是民主政制所需,由此凝聚公民意見及開展公民參與社會的空間,亦限制政權任意作為,體現公民自主。

 

問題

人口老化及長者貧窮:香港作為高度發展及富裕的城市,本地人均生產總值排名世界前列。然而,在繁榮富裕的背後,實際上卻有大量長者生活於貧窮之中。根據政府的數字顯示,2014 年全港貧窮長者數目在福利介入後仍有 293,800 人,貧窮率高達 30%,遠高於社會上其他群體;而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平均長者的貧窮率只有12.6%,反映出香港的長者貧窮率遠高於其他先進國家,長者貧窮問題可謂極為嚴重。而隨着香港人口逐步老化,長者貧窮問題將會更為嚴峻,勢會影響社會的穩定及發展。

我主張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我反對任何設有經濟審查的退休保障方案。政府須立即推行不設審查機制的全民養老金,讓所有年滿 65 歲的香港長者每月可領取 3,500 元的養老金,以確保每位長者皆能獲得基本的生活保障,亦有助減輕年青一代供養父母的壓力。

贊成學者方案:學者方案提倡的三方供款模式作為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的融資方向,由政府、大企業、僱主僱員三方供款,透過多方融資,確保全民退保可持績、以能者多付為原則,共同承擔退休保障的責任。政府須即時投放 1000 億元作種子基金及將現行的退休保障開支撥入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向年賺 1000 萬以上的大企業徵收額外 1.9% 利得稅,以合乎能者多付的原則;亦可考慮轉移現時僱主僱員各一半(各 2.5%)的強積金供款。根據精算師的保守推算,透過三方供款的制度,全民養老金在 50 年後仍有超過 1600 億盈餘。

改革強積金,取消對沖機制:自強積金成立以來,超過 9 成的僱主供款因對沖機制而被「沖走」,總共令僱員的強積金帳戶損失超過 280 億元,因此我要求政府立即取消對沖機制,給予在職人士一個合理的保障。同時,政府應設立替低收入人士作部份供款的制度、加入公營信託人進行基金管理以減低管理費、設立預設投資選擇等強積金制度改革。

問題

公共空間使用權收窄:公共空間本應發揮它的作用,令共同生活在同一個社區的人透過在公共空間中相遇相識,使人與人之間的鄰里之情得以建立,從而產生對社區的認同感和歸屬感。而公共空間亦是使我們成為一個公民必不可少的元素,我們透過在空間中與他人互動所產生聯繫去建構我們的身分認同,讓我們重新體會自己作為社會的一份子,關心我們的社區。

我主張

維護公共空間,重建公民身份:我建議以桂林日市的模式重建社區關係。正如我在經濟篇建議的墟市模式,就是一種公共空間的重建。讓居民在這些空間加深了解、玩樂、表演,甚至共享食物和交換物品。在社區的層面,我也認為區議會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運用區議會的資源組織居民,讓居民參與和決定社區的事務。

要自強自決,我們要重新建立主動參與的政治文化,在全港各區推動居民使用公共空間。維護公共空間,就是要把這個原本屬於人民的生活領域,在資本家和官僚的手上重奪回來。

問題

缺乏對香港的歸屬感:香港是一個移民社會,無論在民間還是在統治者的眼中,香港都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我們甚少以一個公民的身份,在這個地方生活。從殖民地時代開始,香港在港英政府眼中就只是圖利的工具;九七政權移交後,中共延續港英政府的管治謀略,繼續把香港視為謀利的地方,所以官方的教育方針一向不強調建立公民身份。民間社會亦多視自己為過客,因此亦缺乏對社會長遠的想像和歸屬感。

我主張

加強公民教育:我們應該在民間推行更廣泛的公民教育,讓公眾有更多機會認識與關心社會問題。我們對自己的公民權利往往認識不足,對基本的政治概念、統計數據,以至其他階層的處境都不大清楚。在「大市場小政府」的神話下,我們以為政府不推行勞工保障、不提供社會福利是理所當然的;在資本主義的謊言下,我們以為全民退休保障是不必要的,因為多勞多得才是我們的真理。

加強民間教育:只有用深入淺出的話語與大眾分享這些知識、揭露社會實況,才能把他們由政治冷漠的大多數轉化成為熱心公民。唯有公民覺醒,才會有人出手幫助受壓迫的人,抗爭路上才有同路人。若然當選,我希望可以運用資源,把「小麗民主教室」的運作模式擴展開去,加強民間教育,提升公民的社會參與意識和能力,為推動香港的前途自決打下基礎。

 

其他社區關係政策主張

關注性小眾議題:我會積極推動關住性小眾議題,包括訂立性傾向及性別認同反歧視條例,禁止強制施行性傾向治療,以及民事結合制度或其他承認同性關係的伴侶法等,讓同性伴侶可享有如異性戀配偶的保障及權利

加強社會保障和家庭友善的支持:我會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以改變性別分工的傳統家庭觀念及情況。為使市民平衡工作及家庭生活,我建議增設「育兒假」(parental leave)、實施男士 7 天侍產假、加強公共託兒服務、透過立法或稅務優惠鼓勵僱主實行彈性工作安排等。以上建議能支援在職母親及雙職家庭照顧兒童的需要。

建設無障礙社區:我會積極推動無障礙社區,除了爭取在社區增設無障礙設施以照顧不同殘障人士的需要,更會推動無障礙小巴及的士,改善殘疾人士及長者的生活環境及提升其活動能力,建立共融社區。

社區照顧服務:隨著智障人士老齡化及慢性病患者年輕化的趨勢,很多殘疾人士年齡在 60 歲以下,卻需要使用現時本為長者而設的社區照顧及院舍護理服務。因此,政府應將部份長者服務的 60 歲參加資格取消,令服務提供者可依據服務使用者的需要提供服務。

為弱勢社群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我建議政府透過行政措施,規定政府部門、受資助的社會服務機構(包括教育、社會福利、醫療)及公共事業機構帶頭,制訂聘用殘疾人士指標為 2%(即每 100 名員工中,聘用 2 名殘疾人士)、支援少數族裔學習中文及提供就業配對服務等,以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

動物政策:我支持設立動物警察,以專責應付虐待動物罪行。並支持為社區動物進行「捕捉、絕育、防疫、放回」,以達致社區動物與人共存共融。同時也會積極推動香港成為動物友善城市。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