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今年年廿九,我到深水埗桂林街支持基層,協助小販擺檔「獲利」十元。昨天收到校方通知,指我涉嫌校外工作,將會展開紀律聆訊。

我說過,作為一個大專講師,十多年來一直覺得為社會作育英材無論如何都是深具意義的工作,若非社會情勢危急,實在不必走出象牙之塔介入社會。但香港社會已日益陷進病態,我遂決定走出來,為社會、為下一代作出更大的承擔。

是以,學生與我在2014年初成立「青年重奪未來」打大白象基建,我們亦在旺角佔領區成立「小麗民主教室」,因為我知道,如要真正愛護我的學生,需透過參與社會抗爭與實踐,改變社會的問題,還他們一個光明的未來。

年廿九撐小販的行動,攸關基層的生計,更攸關每個香港人的自由。我賣魷魚「獲利」十元,或其後推動幾次的「桂林日市」,是為彰顯現行法例關注的不是食物衛生,而是香港人的營生權利。墟市是本土文化的一部份,而打壓維繫社區生態的小販墟市,亦是扼殺小市民使用公共空間的自由。難道爭取基層權利、爭奪市民公共空間的意義,還要輕於十元「獲利」嗎?(更何況這十元是給教室的)

過去亦有建制人士向學校投訴我在「小麗民主教室」的講學。我在教室的工作全屬義務性質,一年半之間已舉辦超過200場街頭民主論壇及講座,全為免費,因為我希望透過民間教育令更多人能明白以至參與各類社會議題。

我相信學術不只發生在象牙塔,學術知識要普及化與大眾互動,才能產生更大的正面社會影響。因此,一路走來,「小麗民主教室」有來自不同階層及背景的街坊慢慢成為我們成員及同行者,有廚師,有運輸師傅,有裝修工人,有學生,有家庭主婦,有退休人士,有中學通識老師,有專業人士。我希望,讓每個人成為更好的人,令香港成為更好的社會。

我是一個很喜歡教書的人,如果終有一天因此而無書教我會好難過,但我從不後悔自己為聲援小販基層所做的一切。受壓迫的人應該互相扶持,站在一起。

劉小麗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