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我們認為「主權在民」,平等的政治權利是公民與生俱來享有的,不需要中共賜予,若基本法不能有效地保障港人這方面的權利,則我們應當重新制訂基本法,奪回我們的政治權利。

兩年來我們不斷在社區推行公民教育、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和勞工保障,是希望先建立穩固的文化根基和公民社會的力量,在自強的前提下,推動港人自決。制訂真正屬於我們的法律和政治制度。

|基本法制訂過程缺乏港人的參與

基本法與香港人的權利息息相關,但 97 前在制訂過程卻缺乏港人的參與,以這種手法制訂基本法,實是置港人於刀俎,任人魚肉。事實上,基本法的內容雖然抽象地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在具體的內容上,卻極為保障當權者的管治。

中國全國人大和全國人大常委分別擁有基本法最終的修改權和解釋權。這意味著現時基本法中關於一國兩制的保障,基本法委員會提出意見後可以隨時透過人大對基本法的修改而被剝奪。即使不行使修改權,在過往的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人大常委通過解釋基本法推翻香港終審法院的批決,甚至憑空横加限制,剝奪港人的選舉權。

|任意釋法,魚肉港人

在 2004 對修法特首選舉辦法的釋法中,使修改特首選舉辦法的過程由原本的「三步曲」變成「五步曲」,變相令香港在啟動政改的程序前先要得到中國的同意。更加在釋法的同年,在無法理基礎下便「決定」了香港 2007 年行政長官不實行普選以及 2008 年立法會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的比例維持不變。

在 2014 年的政改爭議中,人大憑空作出了 831 決定,保留由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作為唯一的候選人提名機構、特首參選人須取得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提名才能出閘選特首,以及限制提名委員會只能選出2至3個候選人。這三閘無疑是限制了港人達到真普選的權利。

平等的政治權利是天賦人權的一部份,普選特首也是基本法許下的承諾,政權移交十九年來,中共不斷食言,透過釋法去扭曲基本法,憑空限制香港人選舉特首的權利。

十九年來,香港人應得到選舉權被剝奪,以致香港的人權、法治和自由日益受損。我們的其中一項重點工作,將積極推動民主重訂基本法,透過香港人的民主參與,制定一套可以維護香港人尊嚴和權利的憲法。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