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我們常說香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社會之一,但同時香港的低下階層也是世界上現代城市中最困苦的一群。

過度的追求經濟發展不一定會為人民帶來幸福,若然是財富分配不公,那麼不管一個社會的財富多麼發達,最終只會由少部份的富人享受經濟發達帶來的成果。如果有人富可敵國,生活奢華,有人則貧無立錐之地,每天都要艱苦度日,每天都活在絕望和貧乏之中,身為香港人又有何尊嚴可言?

寧要大白象,不要瓦遮頭?

可惜,今日的香港正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冠絕富裕地區,但繁華的城市外觀之下,是逾一百萬人活在貧窮線之下,政府的公帑卻用來建設大白象工程,小市民的生活被地產霸權控制,不單止簡單的有瓦遮頭都不容易,還要捱貴租,消費的選擇也給大財團壟斷,努力工作而人工卻沒有跑得嬴通漲的一日,甚至退休後連像樣的生活與醫療保障也沒有。

香港勞工應得到勞動成果

香港勞工推動了工業發展最輝煌的時期,他們不但沒有享受到應得的勞動成果,而且更在經濟轉型時期被棄如敝屣。在知識型經濟下,他們承接了社會上最體力勞動、最厭惡性的分工,卻得到最少的回報,過著最受壓逼的生活。

在「獅子山精神」的謊言下,香港的勞工過著最沒有尊嚴的生活。長時間的工作令工人失去了與家人相聚的時間,從僱主手上取得的微薄工資奉獻了大部份給地主,然後生活在難以容忍的蝸居內。

打工仔為社會帶來了繁華盛世,自己卻朝不保夕

香港打工仔用自己的勞動力養肥了權貴,官商間卻合作無間,對香港大多數人盡情榨取,對高地價和壟斷性的房屋供應置諸不理,在標準工時的討論上處處傾向僱主,堅持維護資本家利益而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

馬克思曾經說過:「勞動為富人生產了奇跡般的東西,但是為工人生產了赤貧。勞動創造了宮殿,但是給工人創造了貧民窟。勞動創造了美,但是使工人變成畸形」。在香港,普通打工仔為社會帶來了繁華盛世,卻為自己帶來了朝不保夕,居無定所。

不應由財團及地產霸權控制我們的生活

分配正義,就是指讓每個香港人都不用擔心生計,保障市民享有體面及有尊嚴的生活條件;壓抑財團及地產霸權,讓我們的衣食住行以至工作都不用受到他們的控制及剝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說得上是真正的自主。

全民退休保障、公義稅制、減少壟斷

我們的重點工作之一,是爭取設立沒有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我們認同學者方案,透過三方供款,推行一個具可持續性,又不需要增加中低收入人士負擔的退休保障方案。同時,香港需要進取的稅制改革。我們需要有一個分配更公義的社會,需要抽取更高印花稅、利得稅、資產增值稅,透過推行公義的累進稅制,用來全面保障公民的醫療、退休、住屋權利。

我們也要限制大財團大地產商的壟斷,如對炒賣、囤地等活動徵收懲罰性稅項、訂立反壟斷法,對抗大財團和地產霸權對我們生活的制宰。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