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建立公民社會,打破政治冷感

香港是一個移民社會,無論在民間還是在統治者的眼中,香港都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我們甚少以一個公民的身份,在這個地方生活。從殖民地開始,香港在港英政府眼中就只是圖利的工具,九七政權移交後,中共延續港英的管治謀略,仍把香港視為謀利的地方。

作為一個移民社會,大量人口均是由二次大戰以及 1949 年前後湧入,普遍的心態是逃避中國境內的混亂及危機,尋找一個安身的避難所。而長期的殖民統治,亦進一步延續了政治冷感的小農心態,缺乏對社會長遠的想像和歸屬感。

要改變這種政治冷感,香港人先要建立對自己居所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只有我們都視自己為這社會的一部份,不再將之視為暫時的救生艇,共同愛惜和關心我們的社會,我們才能確立公民身份的認同。 反之,若我們欠缺完善的社會保障,我們只會日夜為生計而奔馳及惆悵,難以安身立命,未能對社會文化及制度產生認同、在生活上建立安全感。同時,若某些人被排拒於基本社會保障之外,又如何能融入社會、產生歸屬感,以至建立公民之間的凝聚力?

完善公民權利

我們全力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因為當我們在這個地方生活時,知道自己未來是會受到基本保障的,我們才能植根於此。我們在年輕時為社會辛勞付出,在老來時則可享有生活保障,不需為老年生活而擔憂。而全民退休保障作為一種公民權利,不但是對公民身份的肯定及尊重,更蘊含社會共責的精神來保障公民的生活,加強人們對社會的歸屬感。

房屋同樣是關鍵的社會保障制度,居住權亦是每個公民的基本權利。香港政府經常以資本主義邏輯制定房屋政策,實施高地價政策以保障庫房的收入,也保障了地產商的利益。然而,當市民居無定所,或者窮一生之力就是為了供樓,又哪有時間去思考社會公義的問題?中產為了供樓全力投入工作,又哪有時間關心社會問題?房屋問題不但為公民生活帶來重擔,也妨礙公民的社會參與。

建立公民歸屬感

簡言之,沒有完善的社會保障,是難以完整地建立公民身份,難以對自身社會產生歸屬感。而公民社會的存在,不但是民主政制所需,亦是凝聚及促進公民參與社會的基礎,以限制政權任意作為。因此,我們其中一個重點工作,就是要提升市民的歸屬感與公民意識。

一直以來,我們力爭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包括參與各個公聽會及民間諮詢會、設立街站宣揚全民退保的理念;與此同時透過廣泛的民間公民教育,提升大眾對時政的關心及社區參與,才能捲動更廣泛的香港人真誠地參與這個民主自決的過程。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