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每個人都有按其意願去追求及實踐理想及價值的權利,我們透過勞動賺取報酬,從而獲得足夠的物質條件去實踐這些目標。然而,打工仔長久以來的勞動價值從未得到重視和尊重,財團老闆只把員工當作生財工作,他們的付出和回報往往不成比例。

標準工時,保障家庭生活

香港的工時冠絕全球,每周平均超過 50 小時。老闆為了減省成本,不惜強迫員工超時工作,嚴重影響員工身心健康,亦破壞我們的家庭生活。面對生活開支日益上漲,雙職父母漸見普遍,但同時卻犠牲了與子女相處的時間,不但導致關係疏離,亦令子女無法得到健全的育成。

人的價值不應只淪為賺錢機器,政府需要制定標準工時,要讓我們能夠利用充足的工餘時間,重投家庭和社區生活。另一方面,政府亦須投放更多資源增加社區的託管服務,讓家中兒童、青年,以致老人家在社區託管服務中得到互相照應,強化社區的鄰舍連結之餘,亦能讓雙職父母能安心工作。

管制外判制度

外判和零散化的工作模式,同樣令到基層工人無法自主生活。在外判制之下,工友並不享有穩定的工作前景,外判商透過聘請合約臨時工、零散工,或者用不同方式逼他們自動離職,從而降低成本。在高度零散化狀態下,工友終日生活在惶恐之中,甚至要身兼多職以免忽然被解僱時頓失收入,為了苦惱生計,遑論談生活自主。政府作為首位引入外判制的僱主,實有責任管制外判制度,使零散工可享有不低於全職工人的待遇,從而保障基層工友就業穩定。

集體談判權

香港的勞資權力相當不對稱,勞工在缺乏集體談判權的情況下,往往不能和資方公平地談判。集體談判權之重要性在於它規定了僱主必須參與其中,與工會就僱傭條件作談判,而有關談判結果是具有法律效力,從而成為勞工法例下的第二重保障。

爭取家庭友善政策、照顧者生活保障

要確保自主生活,我們同時亦必須摒棄過去對「打工」的刻板印象,在家中長時間照顧殘疾或長者的人士(「照顧者」)同樣都是勞動者,他們的照顧對象雖然多為家屬,但這種工作幾乎佔據了他們生活的大部分。這些工作並非外界般輕如易舉,當受關顧者缺乏自理能力,受訪者因為工作沉重而影響自身健康。照顧者的工作,不但體現了勞動價值,更紓援現時對社會福利的需求,政府實有責任為他們提供援助,減低照顧者的經濟壓力,從而改善照顧者的生活質素。

香港人應該享有自主生活的權利。爭取僱員權益,固然是要對抗財團剝削,讓我們辛勤付出的勞動獲得對等的價值;更重要是,只有維護勞動尊嚴,才能讓我們重新主宰自己的人生。

我們將積極推動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等保障勞工自主的政策,同時要求政府對照顧者提供援助。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