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共享」與「自主」經濟,聽起來好像很抽象,但道理很簡單:我們的社區需要變得更「宜居」,要回應居民的需要,變得真正的可以令人「安居」和「樂業」。

要「安居」,就需要有更多社區公共設施,譬如社區托兒所、供市民公用的畫室、音樂室等,讓居民可以活得自在、舒服、發展自己的才華。政府需要拋棄過去的管理主義思維,從法規、管理上開放社區更多的公共空間,讓居民能夠自辦墟市、小販市集,以至街頭表演,讓居民可以互相認識、了解、欣賞、合作,這樣我們的生活才可以不限於自己的房子內,而讓社區都變成我們的家。

設立租務管制,扶助扶助小本經營者、STARTUP

要「樂業」,政府首先就必需對抗現今令所有行業均感苦惱窒息的地產霸權,設立租務管制,壓抑不合理地颷升的租金,亦應該扶助小本經營者和 Start up,這可以包括在他們起步時給予資助、低息免息貸款,以及限制屋邨商場要有一定數量的舖位留給資本規模小的經營者。目標是降低人們創業的門檻和風險,讓更多人可以自由地嘗試、發揮創意和才華,去追尋夢想,至少讓人們多一種生活的可能,不需要給既有的職業框框限住自己。

由居民共享的社區

讓社區空間真正變得可以由居民「共享」,我們才可以有更多在經濟領域上的「自主」。在地產霸權的魔爪下,我們不能自給自足,付不起昂貴租金者不能創業,必須給財團打工,成為它們賺取利潤的工具。即使自行做生意也被迫向他們留下買路錢。失去經濟上的自主,就是失去對我們生活的控制,我們只能過大財團想我們過的那種生活方式,衣食住行以至生活習慣都控制在它們手上。所以,只有重新讓居民——在大地產商手中——奪回社區,我們才能打開建構經濟自主的空間。

抗領展 免受壟斷所壓迫

反領展就是我們奪回社區、建構共享的自主的經濟空間的重要一環。原名領匯的領展上市之後,為了追求利潤,在屋邨商場瘋狂加租,使小店無立錐之地,也令屋居民難以再購買價廉物美的日用品。所以我們也要奪回被領展蠶食了的社區空間,譬如推動立法要領展商場劃出空間讓居民辦墟市、劃出公共空間供居民使用、租金要封頂等,先要求領展退回讓社區經濟發展的空間,和領展形成競爭。待領展市值回落,最後才由政府回購,並把社區發展的決策權交回社區居民之手。

而當巿民能夠一定程度上免受壟斷所壓迫,按自己意願創造個人事業,社會上的企業與經濟活動便能變得更繁盛,面對社會變遷及經濟危機的彈性將會大大增加,經濟發展亦相對更為自主及更可持續。

我們的「桂林日市」

過往我們曾兩度在受領展肆虐的黃大仙區舉辦民間自發墟巿,並即場搜集區民意見。不少居民反映生活嚴重受領展干擾,商品變得單一昂貴,忽略居民需要,居民(尤其長者)亦失去聚腳地,社區關係亦受損。小販墟巿既能為居民提供更多選擇,亦為區內重建人情味,我們因此進行了聯署,向政府提出關於墟巿活動的政策倡議。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