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97 以來,教育政策朝令夕改,使學生和教育工作者承受巨大壓力。從董建華年代開始,為了政治正確推動母語教育;梁錦松的教育改革,更是令教育淪為階級世襲的工具。

我們積極推動把人本精神帶回教育的核心,我們應該關注的,是教育可以如何促進下一代的福祉、栽培他們對人和社會的關懷,而不是把孩子變成政權的棋子、資本家的工具。

長期以來,香港的教育政策均傾向奴化教育。殖民地政府刻意把教育去政治化,忽略一些思考身份、社會、認同,或者人權、民主、法治的議題,單單着重教育功利、競爭的一面。透過不斷加重考試及學習壓力,學生越來越難發掘自身個性與理想,從而關心社會。

九七年主權移交後,教育更進一步被中共操控,把中國認同感強加在港人身上,不斷滲入黨化教育,以至實行普教中,消滅香港本土文化和歷史,把香港人對香港社會的感情硬生生地剝離。

另一方面,在梁錦松的推動下,大量傳統名校轉為直資學校,令這些學校可以大幅增加學費,經濟能力稍低的家庭,根本沒有機會進入這些貴族學校,形同世襲,剝奪低下階層上流的機會。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則令學生日夜操練,學生成為考試機器,孩子失去愉快童年。

在高等教育方面,大專生面對沉重的學費壓力。一方面社會不斷壓低畢業生的工資,另一方面,畢業生需要償還巨大的學債,在生活逼人的情況下,根本難以產生對社會的認同感和歸屬感。另一邊廂,大專院校的劣質國際化,只停留在爭取國際排名、聘請國際知名學者,對本地社會有實質貢獻的教學與研究卻被邊緣化。

政府把商業運作的原則套用在教育上,非但沒法達到教育的真締,更令教育自絕於社會,無法回應時代。

孩子不是經濟生產的工具,教育更不應是把他們打造成只求競爭的機器。我們認為,教育應該要給予空間,讓學生發掘自我,發展理想,更應進一步培養他們思想上的批判力、同理心及尊重他人的精神。唯有如此,學生才會真切地認識民主、自由、公義等普世價值的意義,並成為堅實的守護者。亦只有通過教育培養學生的人本精神,才能使他們產生關心社會的使命感。

除了常規的學校教育外,我們也應該在民間推行更廣泛的公民教育,讓公眾有更多機會認識與關心社會問題。傘運以來,「小麗民主教室」在各區舉辦超過二百場街頭論壇及講座,讓我發現大眾對基本的政治概念、統計數據,以至其他階層的處境都不大清楚。只有用深入淺出的話語與他們分享這些知識,揭露社會實況,才能把他們由政治冷漠的大多數轉化成為熱心公民。唯有公民覺醒,才會有人出手幫助受壓迫的人,抗爭路上才有同路人。

我們認為,必須取消小三全港性評估系統(小三 TSA),增聘教師、推行小班教學,減免大專生學費,以減低學生及教師壓力。亦應取消普教中,以達更佳中文培育及守護本土文化。長遠而言,更應保持通識教育,將歷史、哲學列為必修科,加強學生對各種社會價值的認知及批判力。民間亦宜在社區上推動公民教育,加深市民對社會議題的認識,藉著知識的傳播與實踐,帶來公民社會的滾雪球效應。

以人本的教育,發掘人的志趣、同理心與使命感,改變現時功利、搵食至上的主流文化,香港人才能真正自決自強。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