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政治、經濟、社區和文化形成了不可分割的社會系統。我們從經濟上令人民免於勞役,令他們有時間和有意志關注社區的問題,從而改變冷感和犬儒的政治文化。當公民的意識漸漸被建立起來,同時我們便可以更有本錢爭取制度上的民主和政治前途上的自決。

香港社會作為一個系統,它是有其邊界的,用以區分於這個社會之外的不同,也保障這個社會的自主性。然而,一個社會系統並非也不可能完全封閉的,一個社會系統若不能和外界溝通,這個系統最終也只會消亡,因此,社會系統應該具有一個可以對界開放或關閉進行調節的邊界。另一方面,為了保障社會系統運作的自主性,除了從以上四個層面加強社會系統的基礎,我們亦應該奪回邊界的自主性。

以香港現時的情況為例,我們正是缺乏邊界的自主性。從經濟上,我們看到大白象基建正打破我們的邊界自主,我們的財產直接從庫房輸送到紅色資本手上;從地理上,新界東北發展、大嶼山發展計劃等,都是打破我們的邊界,做到深港同城化,令香港變成中國大陸普通的城市;從人口上,我們沒有對中國大陸單程證來港的審批權。沒有邊界自主,就不能保障我們的社會系統有效地運作。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