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香港人有政治自決的權利,有權決定自己的政治地位、擁有自主的政府、立法議會,以及獨立的司法體系。中共對香港並沒有自有的、不需尊重香港人意願的主權與統治權。但我認為香港最核心的政治問題,不是止於一句「自決」。

我認為,香港人固然應該政治自決,但這個自決需要以實踐民主和社會正義為必要條件。道理很簡單:一個從中共獨立出來卻又不民主的香港,又和十九年來的特區政府小圈子統治,有何分別? 一個分配制度不公、貧者無立錐之地,一般升斗市民生活艱苦無望、毫無尊嚴可言的社會,又怎談得上是屬於他們的、讓人們以成為香港公民而自豪的社會?

換言之,我們關注政治自決,歸根究柢關注的,應該是香港變成一個怎樣的地方;活在這裡的香港人,又將變成怎樣的人。

只有當香港人都變成有自主意識和能力的公民,我們才說得上貫徹民主自治的初衷。只有透過充份的民主教育和充權,人們真正有了自決精神和行動力,以及相關的制度保障,自決運動才不是一小部分政治明星或精英的論述遊戲,香港市民應真正參與到政治前途的命運自決之中,由他們自己透過民主討論和參與,決定自己的命運。

所以,儘管我認為香港人有政治自決的權利,但我認為這權利不是建基於任何民族主義或國族主義,也不認同建基於民族或國族意象的港獨或建國運動,即使這個民族或國族是以一些香港所謂的「核心價值」來定義。因為以「核心價值」或「香港價值觀」來界定誰能合格成為香港公民的所謂「公民民族主義」有不少盲點。例如,今天至少有四成以上的香港人(不少完全土生土長)票投建制派,是所謂的「藍絲」,他們應不應該被承認為香港公民?如果不應該,主張所謂公民民族主義者,是準備將他們驅逐出境,還是把他們的「藍絲」價值也當作香港人的價值觀的一部分?

這樣的自決甚或獨立運動是本末倒置的,因為他們的自決想像,並沒有把香港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的願景。這卻是我所理解的自決運動最核心的價值:政治自決追求的,是把香港變成一個更民主、更自由、更講求公義、更宜居的地方。要將香港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我們就需要有制度去鼓勵、扶助香港人變成更好的人。香港要政治自決,我們首先需要培養真心認同自決精神、明白自決重要性的香港公民,或至少可以令抱持這些價值的人成為香港的大多數。

 

回到我們的社會願景

Share on Whats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