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WhatsApp

 

自 97 主權移交以後,中共一方面把香港視為其貪腐資金的避難所,亦企圖從香港吸取資金以解救其經濟危機。在這資金輸送的過程中,治港權貴及資本家便是中共在港的中介人,一起在此榨取利益。

故此,主權移交以後,中共雖曾自稱為社會主義國家,但治港的經濟策略卻是全面向地產商與大財團傾斜,如取消租管、取消集體談判權等,致令香港人活於水深火熱。權貴另一方面則透過大白象基建在港抽取利益,更削減政府理應承擔的民生福利的責任。

如此不公義的經濟政策,不單只令一般香港大眾無法分享經濟成果,生活艱難,亦使打工一族在過長的工時與毫無保障的工作條件下,失去對抗權貴的空間。

故此,要令廣大市民有進入政治自決運動的生活基礎,經濟上就必先對抗這種向權貴傾斜的公共政策,以及由此而來的嚴重剝削,讓普遍市民能夠站起來,分享經濟成果與生活尊嚴!

換句話說,香港人首先必須對抗吸血的大白象基建,與此同時爭取保障工人權益的政策,以及改善民生的社會保障,港人的未來才有希望。而另一方面,民間亦應推動自主經濟以及自發墟市,改善大眾的生活空間,重建基層市民的生活尊嚴。

自主經濟,既為民生,也為民主。

 

 

Share on WhatsApp